www.22rfd.com_www.22rfd.com-【申慱管理网站入口】

来源:29位投资者向祥源文化及赵薇索赔1680万再次开庭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5-27 05:24:34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各拉丹冬 | 中国国家地理网#标题分割#在长江的正源各拉丹冬雪山下,海拔超过5400米,已经是人类生存的极限高度,却是雪豹、岩羊、狼等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随着全球气候变暖和人类活动的双重影响,长江源的生态环境正在悄然发生变化。本文作者杨欣和绿色江河组织长年驻守在长江源,见证了这里的变化,并为您呈现长江源动物和人类动人却又艰难的生存图景。2016年,绿色江河冰川考察队考察姜根迪如冰川。队员们爬上了姜根迪如北支冰川侧面的山崖,在他们脚下隐约出现一条羊肠小道。这里海拔5500米,植被稀疏,牧民和牲畜少有光顾,只有岩羊和雪豹等在此行走,动物走得多了,自然就走出了一条路。在长江源及整个青藏高原的原野上,野生动物走出的路随处可见,特别是藏野驴走出的“驴路”痕迹最为清晰,它们在山坡和崖边都是排着队行走,留下的痕迹会让人误以为是牧民的摩托车道。摄影/孙建军1986年,我参加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和队友乘坐橡皮筏,从长江源开始万里长江无动力漂流(后简称长漂)。800里无人区的磨难、金沙江的生死抉择……我们付出沉重代价——10名队友长眠长江,175天后抵达长江入海口,完成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一次长江全程漂流。长漂把我带到了长江源,从此再没离开。岗加曲巴冰川在近40年中最大退缩距离超过4000米1994年7月,在杨欣第5次参加长江源考察期间,到达岗加曲巴冰川,在拍摄摄制组工作照片的时候,用相机从侧面记录下那时的冰川。从侧面高点看去,冰川就像一条凝固的河,呈优雅的弧形在眼前流过。2010年6月,时隔16年,杨欣再次到达岗加曲巴冰川。临行前,他找出1994年的图片,寻找到当年拍摄的位置。眼前的事实令人难以置信,仅仅16年间,曾经高达20多米,长达2公里的一段冰川,仿佛转眼间就消失了。雁石坪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唐古拉山镇,海拔4700米,是距离长江源冰川最近的乡镇。1986年5月30日,格尔木至拉萨的长途汽车把我们放在小镇后绝尘南去。当晚我几乎一夜未眠,头痛欲裂,胸口好似压着一个磨盘,呼吸急促吃力。我以为是感冒,吃了大把感冒药和抗生素。第二天一大早,我们背着背包,向各拉丹冬进发。背包虽才有几十斤重,但在海拔5000米的地方像大山一样沉,每走一步所产生的轻微震动,传递到头部的瞬间,好似有人拿棒槌敲打着后脑勺。负重徒步3天后,“感冒”症状奇迹般消失了。6月5日,正好是世界环境日这天,我们到达各拉丹冬,在主峰脚下宿营,第一次触摸到长江源冰川。此后30年,我与长江源生态环保不离不弃。蒲健辰中国科学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气候变暖是引起冰川消退的主要原因冰川是气候变化的产物,冰川中储存了极其丰富的冷能资源,在气候系统中具有重要的调节功能,冰川随气候的变化而消长。冰川冰可以说是一种高温岩体,当外界气温达到0摄氏度时,就会发生消融。近几十年随着气候变暖,岗加曲巴冰川冰舌区林立的冰塔,消融不断增大,而后续补给量不足,使冰川失去平衡。冰塔分布发育的冰川区域,本身就是一种强烈退化型冰川。当冰川冰体比较稳定地停留在一区域时,经差别消融形成冰塔,再在强烈辐射作用中,不断消融,冰塔由高逐渐变矮,冰体越来越薄,直达冰川底部而快速大面积减少消失。岗加曲巴冰川自1969年—1987年的近20年间至少退缩了600米,1989年—2010年的20多年间退缩了2200米,平均每年退缩110米,南侧冰流和主冰川解体分离。冰川末端的加速退缩趋势揭示了青藏高原中部冰川对气候变暖的响应过程。冰川退缩初期,融水增加并惠及河流与下游干旱绿洲区,有利于地区经济发展。然而也会产生洪流,导致一些冰湖溃决、洪水和泥石流等自然灾害的频发,危及沿途及中下游生态和社会环境以及生命财产安全。当冰川退缩到一定程度超越临界点时,会发生崩溃性变化,使水资源枯竭,河流径流锐减,甚至断流。长江源地区人类活动日益增大,人类在高原的各种生产活动、发电取暖燃烧化石燃料产生的气体、大量机动车辆进入高原所排放的尾气等对高原环境、高原冰川会造成影响。因此我们在关注气候变化的同时,要尽力减少人类活动对自然的影响,利用自然能源、节减石化燃料、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要尽力去维护自然,着力创造人与自然的和谐。长江源冰川几乎全部在消融退缩在世界大江河中,长江的长度及水量都位列第三。但从发源地的景观之美来看,长江当之无愧是最壮观的。它发源于冰川,十余公里长的冰川由雪山孕育,在冰舌末端形成20—30米高的冰墙,无数冰川融水汇合,形成万里长江的源头——沱沱河。

编辑:www.22rfd.com_www.22rfd.com-【申慱管理网站入口】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chongfengyiw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瑞幸咖啡再融1.5亿美元刘二海怎么看烧钱? 日媒:日本将在G20向各国要人提供福岛等灾区食材 皇马公布联赛19人名单:魔笛领衔拉莫斯缺阵 IGG附属拟斥2013万欧元收购意大利一物业及物管公司 央视主持人李思思晒素颜自拍照,网友都被她的脸吓到 支付宝降价刷脸机抢B端市场移动支付战火蔓延 特步国际:完成先旧后新配售2.47亿股每股5.56港… 进球来了!以色列双星连线扎球王后点头槌破僵局 北京市第十二届全民健身体育节即将启动 小牛电动去年接近盈利新推自行车顶配售价61999元 台湾花莲发生6.7级地震系今年以来我国最大地震 国内品牌举行智能骑行新品发布会网红到场助力 海王要来中国打世界杯!他最想击败澳大利亚 收到「人口福利部年金繳費單」詐騙別繳 亚马逊回应退出中国传闻:始终对中国市场有长期承诺 道恩强森庆祝女儿一岁生日铁汉手牵萌宝暖人心 1.5亿!热刺今夏将阵容大换血2大将恐离队 又一外企拟在华大幅裁员!数据库中的苹果跌落神坛 现代牙科4月15日回购10万股耗资13万港币 美国男子给女儿换尿布时触发枪支走火,大人小孩都被击中 野村周平被曝与混血女模琉花热恋事务所否认 日本混血天才获大学最佳小前锋奖选秀预测第4 苹果高通和解:5GiPhone或提速,英特尔很受伤 普拉达下跌4%此前遭花旗下调目标价 哈啰出行与多地公安合作涉司机审核、单车治理等 花旗集团一季度总营收185.5亿美元略逊预期 香港地产股随市跌惟新世界发展逆市反弹近1% 梅西:我的进球是运气好三冠王?要一步步来 武磊争抢头球不慎撞破对手对方大半个脸全是血 香蕉出行“无法下单”网约导游真是“伪需求”? 葛天长裙飘逸女神范十足网友:着装零失误!美翻了! 队友挺厄齐尔:球迷不懂感激他出场就能造机会 吴晓波的生意经:1块钱买粉丝100块钱卖给股民 日美正式启动贸易谈判日方强调:非自由贸易协定 庄神20+18活塞锁定季后赛纽约连胜仍联盟垫底 小象生鲜常州无锡关店美团:经营调整北京门店保留 2019上海车展:三菱e-Yi概念车正式发布 21岁日本前锋宣布参加选秀!在NCAA场均19.7分 海外购或退出中国亚马逊付出“慢的代价” 任正非:只要努力奋斗年轻也能当“将军” 央视一姐曹颖儿子近照曝光,网友:最帅星二代! 必须给一级恶犯了!内皮尔一肘打的队友冰敷 车主哭诉维权西安奔驰“利之星“4S店被立案调查 埃及将于4月20日至22日举行宪法修正案公投 《你好,安怡》女性视角切入未来情感世界 奔驰就西安女车主哭诉维权事件致歉 中国重汽涨近3%德银上调约38%目标价 视觉中国霸占黑洞照片版权?传播权纠纷涉135条诉讼 《在乎你》不负初见特辑《我只在乎你》引全场合唱 故宫网红院长单霁翔退休后公开亮相这次他说了啥 “我爸问我当不当世行行长,我没答应” 分析师:2019年第二财季iPhone出货量将低于预期 久保隼:比起技术胜负我更要在精神上压倒徐灿 奔驰金融刹车:狂飙三年后首次遭遇市场下滑 裁员调薪是优化调整过程互联网下半场先过苦日子 曝勇士今夏0机会留住考神!1年640万他肯定不干 韩国将向印尼出口价值10亿美元潜艇,此前已售3艘 京张铁路百年机车房被指存火患木窗现过火痕迹 蔡徐坤谈出道一年变化:更适应了娱乐圈的环境 长城汽车上扬6%摩通日前增持4574万股 英国通胀率连续第三个月低于英国央行2%的目标 易建联33+14于德豪20分广东险胜深圳总分3-0 参选2020?郭台铭:妈祖托梦要我出来选 黄心颖偷吃许志安遭围剿亲姐姐火速取关被抓包 说唱歌手YG科切拉余兴派对遇枪击警方正搜寻疑犯 继视觉中国关网站开展整改之后全景网络也无法打开 《周恩来回延安》定档携手唐国强再现革命往事 巴菲特:马斯克作为CEO行为举止还有改进的空间 蒙市清晨爆枪击案惊醒周围邻居 这些年我们是如何计算地球年龄的?科普贴请查收 西安官方通报“奔驰车主哭诉维权”此前曾发布后秒删 潜艇部队宣传片震撼亮相:中国海军“长子”多厉害? 多家基金公司下调视觉中国估值:“补刀”两个跌停 搜狗将于4月29日发布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 幸福肥?唐嫣近照被网友调侃胖了,她这样回答 东北大哥坐牢23年,出狱后成入殓师:人不怕死,怕的是等… 2019全球宜居城市排名:维也纳居首美国城市排名普降 韩国部署新型相控阵雷达助战机在恶劣天气下着陆 西安利之星4S店展厅一夜清空暂停新车销售业务 因拖延退费、合同扣费条款等争议尚德机构被约谈 周四金价微幅收跌本周累计下跌1.5% “你们看到了马刺大胜,却忘了波波哭成泪人” 季后赛首秀6犯6失误-17!科尔还要信他多久 2019上海车展探馆:宝骏RM-C概念车将亮相车展 据称德意志银行认为合并将导致17亿美元的收入损失 非洲最大电商Jumia开盘报18.95美元目前上涨近… 大和:东方航空今年收益料将改善给予优于大市评级 北极熊迷路流浪700公里南下找食物误闯俄村庄 黑版周琦抱摔字母哥!这还只是普通犯规?-gif 火星又没甲烷了?到底谁在闹着玩! 阿不都13+7斯托克斯27+12新疆客胜辽宁2-0 学习时报评长孙皇后:帝王之妻的标杆人物 俄军将在北极部署S400及铠甲防空系统护卫北极航道 京东物流取消底薪波及18万人:快递员每月少近2000元 迪士尼周五股价大涨11.5%创近10年来最大单日涨幅 奔驰事件4大谜团:不排除奔驰金融安排白手套在第三方 上市首日飙涨83%Zoom能否真正逃出独角兽破发魔咒… 知情人士:拜登下周三宣布参加2020美国大选 央视解说:吕文君凭借经验造点李铁情绪失控不应该 法媒盘点那些被大火烧毁的历史遗迹(图) 港媒曝许志安黄心颖秘交近两年女方频频主动出击 中俄界江乌苏里江现64斤鳡鲦鱼系5年来首次(图) 外媒爆范冰冰确定复出,“一代女神”花式复出之路又增一条… 金像影后夺奖泪奔感谢张国荣曾因缺钱被司机拒载 专家:《外商投资法》颁布水到渠成保障外商在华投资 史上最严英国出台新规后未成年人不能点赞了 IBM将关闭新加坡制造工厂全体裁员 学生用USBKiller摧毁5.8万美元大学电脑或… 大摩:一旦全球股市遭遇大抛售美股会是最惨的那个 黑客兜售近10亿用户数据涉及苹果维修企业iCrack… 巴黎圣母院大火受到控制法国着手调查起火原因 曝许志安出轨视频被卖150万还有两段视频没曝光 你说的都对!保罗场边给德安东尼画战术(图) 波音即将完成737Max软件升级后的飞行测试 吃透规则+占据主动中国柔道队全力出战亚锦赛 罗晋自曝地震惊魂一幕:一口气从二十七楼冲到一楼 中方强烈反对蓬佩奥肆意诽谤中拉关系:谎言说上一千遍还是… 1.5亿!热刺今夏将阵容大换血2大将恐离队 足协公布中国女足新1期大名单:王霜领衔27人入选 欧洲要和中国一起做件大事:让合作成为5G时代关键词 俄罗斯为开发北极寻求中国支持普京:他们有经验 黄心颖参演剧受牵连广告商演也被叫停 台湾花莲海域发生6.7级地震江浙闽居民称有震感 郵輪女乘客心臟病發海巡救援送返陸地就醫 开春一件冲锋衣风里来雨里去谁都没你型 美联储Brainard:美联储\"致力于\"维持2%的… 27955记三分!NBA新纪录诞生进最多的不是库里 美国航空公司延长停飞波音737MAX直至8月中旬 Uber将推出新安全功能乘客再也不会上错车 美国实体店关门潮加剧:四个月内近6000家实体店关门 撼赢视后胡定欣!CriselConsunji夺最佳新… OPPOReno,口碑火爆的3K旗舰 经纬张颖再怼视觉中国:世界都是你们的 五天净卖138亿外资罕见大撤退中金:结构仍有可为 中国正抓紧研制嫦娥五号、六号和首个火星探测器 人口总抚养比:东北负担似乎没那么重只是不爱生孩子 对中国在这一领域的成就西方媒体集体“失明了” 沃尔沃牵手华为为中国消费者打造专属服务 “月宫一号”总设计师刘红:把科幻做成科学 \"风云巨变\"前夜探访格力电器内部人士称现在太敏感 忘记债务和通缩吧人口减少才是终极危机 桃市勞資爭議調解委員等人訪查長榮航工會臨行前提訴求 于大宝:希望下月还是最佳球员5连胜也要保持冷静 东京大学硬核入学祝辞听哭网友:努力也未必成功 尤文狂砸1.2亿挖全欧最火新C罗pk皇马巴萨抢人 嫁给爱情的刘诗诗 美联储按兵不动还不满足副总统支持特朗普要求降息 谢霆锋吴彦祖冯德伦金像奖同框依然帅气,但他们的现状却大… 广东佛山:杜绝学生带外卖进校园 众星助阵利尔-迪基公益新歌比伯A妹吴亦凡等献声 信义光能逆市升近4%兼破顶中金续吁买入评级 雪佛龙收购阿纳达科跃居全球第二大石油公司 经纪人回应女童武校身亡事件:释小龙将回家处理 两年亏超1亿美元李嘉诚和黄药业赴港IPO有何玄机 浙江女划舸争流奋楫者先“国手夹击”下勇夺双金 亚马逊和微软如何出招解决网络安全? 伪国学班凉凉 达美航空财报:盈利超预期航空股能成为今年黑马吗? 刘慈欣去年版税收入1800万超余华位列作家榜首位 中国外贸企业的“心腹大患”竟是贸易保护主义 被曝新恋情?秦岚机场获粉丝赠花示爱手持玫瑰人比花娇超… 博郡汽车两款SUV正式发布上海车展亮相 接机现场秩序混乱杨紫工作室呼吁粉丝以安全为主 周鸿祎内部信:全球只有两家谷歌和360能做安全大脑 任正非表态:华为愿向苹果出售5G芯片 应采儿单腿挑战叼纸为郑凯庆生网友:太机智了 俄国与OPEC可能增产美国原油周一收跌 B站回应蔡徐坤律师函事件:已收悉相信法律自有公断 价格贵出货量少?折叠手机被看衰 花旗:给予中国燃气及华润燃气等买入评级 曹云金晒萌照庆女儿一岁生日宝宝圆眼嘟嘴超可爱 A妹与BigSean被拍引复合猜测二人无意重续前缘 楼市基调未变:银行房贷业务风险须警惕 高原客场毒奶+刺蜜集体看球!我诸葛维奇照样赢 德比频现大飞铲!杨旭报复踢人逃红十多人大冲突 2019年全国群众登山健身大会开幕式在成都举行 外媒爆范冰冰确定复出,“一代女神”花式复出之路又增一条… 日本3月工业生产料下滑央行4月会议或按兵不动 美司法部发布调查报告特朗普:“通俄调查”是恶作剧 77岁歌手托马斯-康利去世布莱克-谢尔顿发文悼念 闫妮西安话狂砍价买墨镜分不清1380和13800超萌 这一领域全球势力版图正在改变他们都在争取中国 拉卡拉明日开市申购:发行价33.28元募资超13亿元 姬天语入驻德云社八队?和张云雷师出同门私交好 巴黎圣母院烧焦木头网上拍卖网友批“发国难财” 网易考拉:已与雅诗兰黛各自撤销法院在诉案件 双中子星并合产生磁星预言证实 0-3被逼到悬崖边!不死鸟深圳还能创造奇迹吗 奔驰金融刹车:狂飙三年后首次遭遇市场下滑 亚马逊拟推免费音乐服务:Spotify股价周一应声下跌 麻理教授:我们大概率生活在\"黑客帝国\"式的虚拟世界 许志安出轨黄心颖?车内拥吻20次,黄心颖男友马国明不作… 火箭旧将冲上去怒吼裁判!被扇喷血都不吹-GIF 培养孩子阅读习惯的5条建议 2019北京半马鸣枪起跑男女冠军均打破赛会纪录 台股壓低跌59點靜待法說會消息發酵 中国智能逆市飙近19%暂连升三日累涨5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