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11rba.com_下载中心:美国会将就特朗普弹劾调查首次举行公开听证会

www.11rba.com_下载中心

2019-11-19 10:38:58

字体:标准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标题分割#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正在创城的舟山人,理应成为“时尚派”  据悉:市人大常委会已将《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列入今年立法项目  普陀黄雉湾可回收垃圾处理中心  个人违规混合投放垃圾,最高罚款200元!7月1日起,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垃圾分类法律《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正式实施,垃圾分类进入“强制时代”。  这次震动,在舟山引起热议。  “垃圾分类比奥数还难!”“杭州、宁波马上要开始了,舟山还会远吗?”  其实,从2010年起,定海城东街道海山花园小区就在舟山市率先“试水”垃圾分类;  2013年,舟山市又在6个小区试点垃圾分类;  2015年开始,省政府把垃圾分类工作列为十大民生实事项目之一,舟山市出台了城市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实施方案,全面启动垃圾分类工作。  垃圾分类,道长且阻,但行则将至。  为什么要进行垃圾分类?垃圾应该怎样分类?分类后的垃圾怎么处理?垃圾分类终极处理系统建得怎样?  连日来,记者对舟山市垃圾投放、收集、运输、处理四个环节,进行全流程跟踪,试图摸清巨量垃圾产生和处理的来龙去脉,洞悉舟山市如何探索垃圾减量、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的路径,破解垃圾围城的良方,吹响垃圾分类的冲锋号。  城市生活垃圾都去了哪  目前,舟山市生活垃圾的末端处置有两个去处:餐饮业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运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居民生活垃圾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能力100吨的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日处理能力1050吨的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都位于团鸡山岛上。  团鸡山是定海城区以南的一个小岛,位于盘峙岛与摘箬山之间,2008年围垦后面积为0.274平方公里。该岛原为团鸡山(面积0.1953平方公里)和楝槌山(面积0.0287平方公里)两座无人小岛,2008年修筑南北两座海堤并围垦近5公顷后连为一体。百度地图测距显示,团鸡山岛与定海海滨公园直线距离约4.2公里。  7月5日,记者踏访团鸡山岛,直击垃圾末端处理和资源再生利用。  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日  处理55吨餐厨垃圾,提炼2吨工业原料油  定海青垒头码头,一辆辆装载压缩垃圾的环卫运输车,在此等候渡船。  7月5日上午8点半,舟环卫7号滚装船第2次航班起航,记者随该船前往团鸡山岛。  该船一次可承载26辆垃圾运输车,每天往返12趟。  15分钟航程后,渡船到达团鸡山岛。餐厨垃圾运输车和生活垃圾运输车分头开往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和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在团鸡山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一辆辆垃圾运输车过磅、倾料,将垃圾倒进储存池进行过滤。  过滤出的污水,经过水泵抽到污水处理站,处理后,作为生产冷却水回用。  过滤后的餐厨垃圾则通过输送带,送入绞笼,多次分离后,进入蒸煮罐,通过加热、翻转、离心式旋转分离等工序,对油渣进行分离。  分离出来的油储存于储油罐,由专业公司回购,用作生产肥皂以及生物柴油的原料。“55吨餐厨垃圾,可以提炼2吨原料油,每吨原料油价值3000元。”舟山旺能环保能源有限公司生产部部长武韬介绍。  经过分离后的残渣,通过垃圾运输车运往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餐厨垃圾处置中心于2015年投运,经两次技改后,日处理能力从60吨提升至100吨。  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日处理1050吨垃圾,发电34.7万千瓦时  在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闻不到垃圾恶臭,看不到污水横流,空气中见不到烟尘,无异味。  跟着武韬,记者来到垃圾焚烧发电厂的垃圾仓。  一车车垃圾从进料口“哗啦啦”倾倒进巨型垃圾仓——这个仓里空气为负压,几乎闻不到垃圾臭味。  记者发现,仓里混杂了快餐盒、泡沫箱、塑料瓶、纺织品等各种可回收物,这是大家平时丢垃圾分类不当造成的。“这些生活垃圾,要在仓内发酵5至7天。这样可以沥干垃圾的一些水分,提高垃圾燃烧热值。”武韬说。  仓上方的玻璃小屋内,4名操作员轮流控制吊机和抓斗,一个抓斗一次能抓5吨垃圾进炉焚烧。“1吨垃圾,经过焚烧后,可发电330千瓦时。”吴韬介绍,1050吨垃圾,一天发电34.7万千瓦时。  按照1户人家一天用电10千瓦时来计算,该垃圾焚烧发电厂一天的发电量可以满足3.47万户家庭普通用电需求。  不仅如此,每焚烧100吨垃圾,产生17吨废水,其中可用作冷却水的有13.6吨。焚烧剩余的炉渣,还可以再生利用。  在距离垃圾焚烧发电厂100米处,有一家炉渣处理中心,湖州的一家再生资源利用企业,正在垃圾中“掘金”。  “他们先分选出可用金属,进行回收。再对废渣进行破碎、清洗,作为生产建筑材料的原料。”武韬介绍。  焚烧过程中产生的飞灰,按照国家标准,属于危废,在厂内经过稳定固化后,运送至专用填埋场进行填埋。  舟山人每天产生的生活垃圾有1300吨,除去垃圾中所含的渗滤液,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基本已满负荷运作。  据了解,目前团鸡山生活垃圾焚烧发电项目三期工程正在加快推进,预计今年8月底投入使用,届时,日处理能力将从1050吨提升至1650吨。  即便是三期投用,也将在较短的时间里达到满负荷运作。破解垃圾围城,需要提升生活垃圾焚烧发电能力,但如果在垃圾分类的源头着手,通过分类,将有些可回收垃圾提早分出来,回收利用,则是解决问题的另一个有效途径。  运往团鸡山的生活垃圾  在源头上,垃圾如何做减法  有一种说法称“垃圾只是放错地方的物料”。正可谓“彼之砒霜,吾之蜜糖”。  来看几个生活中常见的场景:  非封闭式小区,常见拾荒者在垃圾箱前,用一根木棍或者铁丝,在“淘”纸箱、铝罐等等;  封闭式小区里,楼道阿姨常常会把业主丢弃的快递纸板箱折叠后捆绑在一起;  废品收购站,废铁、破旧塑料制品等等,分类堆放,等待出货;  小区里的旧衣服回收绿箱子,经常可看到居民们把六七成新的衣服放进去。  尘归尘、土归土。这便是生活中的垃圾分类“初级阶段”。如果按上海的垃圾分类要求,需要学习的垃圾分类知识还有很多。  可能会比较烦,但人类本身就具备在学习中不断进步的能力。  无论节约资源还是保护环境,都需要我们少制造垃圾,更主动地选择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  有居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可能终端处理只有一两个端口,而垃圾分的类别则远远不止一个,但是,这并不是我们等待终端的理由。其实,这不只是一个从终端开始,还是从始发端开始的问题。殊途同归,目前老百姓可以做的就是先做好自己,以免等终端问题解决后,人们才开始忙不迭地学习垃圾分类。“真要那样的话,说不定对资源回收及垃圾处理产能的浪费会更大。”一位一直在宣传垃圾分类的志愿者如此回答。  日常生活垃圾分3类,很简单  7月4日早上8时,普陀东港浙能蓝庭小区,上班族们拎着两袋分类好的垃圾,一袋扔入智能回收垃圾箱获取积分,另一袋扔进标有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标志的垃圾桶,整个过程娴熟利索。  “日常产生的厨房垃圾和厕纸等其他垃圾都投入合并收集桶,仅需分出可回收物和有害垃圾,分类投放,简单方便。”该小区居民孙先生坦言,自创城以来,他从垃圾分类“小白”,变成了垃圾分类“达人”。  “目前,还有很多市民不清楚垃圾怎么投放。”市公用事业管理中心副主任陈利军说,“碱性干电池不属于有害垃圾,可投入其他垃圾;纽扣电池、灯泡、硒鼓、温度计、废旧药物等属于有害垃圾,需要投进红色垃圾桶。”  根据《浙江省城镇生活垃圾分类管理办法》,结合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处置实际,舟山市把生活垃圾分类由原来的有害垃圾、餐厨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调整为有害垃圾、易腐垃圾、可回收物、其他垃圾四类,并结合实际对易腐垃圾在收运处置上进行了细分优化,其中对从事餐饮服务、集体供餐等活动的单位在生产经营中产生的餐厨垃圾,实行单独收运、单独处置;对居民日常生活中产生的厨房垃圾与其他垃圾一并投放收运,实行焚烧发电处置,最大限度地实现了资源化利用。  简化垃圾分类流程深得民心,也提高了居民垃圾分类的自觉性。  垃圾压缩站,减少垃圾二次污染  7月5日早上6时40分,两辆垃圾收运车开进东港现代府邸小区,收运工将易腐垃圾和其他垃圾合并收集桶倒入微压小型收运车,对可回收物进行“以桶换桶”,运往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  在舟山市,垃圾收运分两种途径,一部分由环卫部门收运,另一部分则由物业、业委会或社区委托专业公司收运。  在普陀城北垃圾压缩站,记者看到一辆辆收运车将收运过来的垃圾,通过卸料平台,进行全密闭式压缩处置,整个过程没有噪声和异味。“该压缩站日处理能力达300吨,压缩完的垃圾被运往团鸡山焚烧发电,垃圾渗沥液统一收集到污水池,经预处理后,再由罐车运至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介绍。  推广应用固定水平式和厢体卧式压缩中转设备,提高垃圾压缩转运效率,有效控制垃圾转运过程中的二次污染。舟山市城镇范围现有23座垃圾压缩站,有15座完成提升改造,年底前将新建完成2座,提升改造2座。  从源头减少垃圾,舟山市也在积极探索。  在偏远小岛,引入各种设备,因地制宜进行资源化利用和就地处置。  桃花岛建立的全国第一家生活垃圾减量化处理中心,每天有4吨垃圾变身有机肥。  嵊山镇建起生活垃圾焚烧厂,日处理能力25吨,实现了嵊山和枸杞两个乡镇生活垃圾焚烧处置。  新城尚东幼儿园垃圾分类教育  当讨论垃圾分类时,我们在做什么  今天的垃圾将是明天的资源。而只要处理得当,垃圾也能变废为宝。  末端处理项目在努力减少垃圾,身边的专业回收人员、物业保洁员、环卫工人,也在用各种办法努力进行垃圾减量,造纸企业、资源再生企业等通过垃圾的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昔日鸡毛换糖乐,今日垃圾分类忙  “布——隆——咚,布——隆——咚。”曾经,货郎的拨浪鼓是废铜烂铁换糖的信号,鸡毛、牙膏皮等都可以换。“收硬纸板……”当收破烂的喇叭声响彻大街小巷,市民闻声,将自家攒起来的硬纸板、塑料瓶、废铜烂铁等,拿出门来换钱。  垃圾分类,废品回收,在当时家喻户晓,如今却渐渐淡出我们的视野。  何故?“随着城市化的推进,土地寸土寸金,让可回收垃圾无处安放。”沈家门人钱志荣说,很多可回收的废品和有害垃圾,只能随同生活垃圾一扔了事。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可回收物中,高价值的,有机构回收,低价值的,鲜有问津,且专门回收机构分散不均,难于满足处理需求。  不过,在这场变局之中,也出现了新商机,让一部分人从中获益。  张阿姨在定海城区某小区从事保洁工作,每天她都能从大量的垃圾桶里,翻出居民扔掉的可回收物,继而整理后卖给废品回收站,每月下来,也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打开淘宝输入关键词“垃圾”搜索,排名靠前的几乎都是带有干湿分离功能的垃圾桶,虽然价格不低,但销量不错。  据天猫数据显示,6月份,关键词“分类垃圾桶”在天猫的搜索量同比增长3000%以上,分类垃圾桶当月的销售额同比增长500%,仅淘宝和天猫平台的个人消费者就在分类垃圾桶上花了2.5亿元。淘宝企业服务平台上,分类垃圾桶成交增长超7成。  除了分类垃圾桶,厨余垃圾处理器(粉碎器)、分类垃圾袋、分类垃圾标签、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等相关商品也热销起来。数据显示,6月份,淘宝“垃圾分类教学用具”的搜索量环比大涨17倍还多。  可回收物,预约可上门回收  在定海新桥公寓门卫室附近,一座占地面积约15平方米的绿色亭子格外显眼,这是去年首次入驻舟山的“好嘞”便民服务亭。  在一排3个分别写有“金属”“塑料”“玻璃”的蓝色智能垃圾回收箱前,居民王彩芳将“好嘞”便民卡对准亭内的二维码,随后按下“金属”按钮键,对应的箱门瞬间自动打开。  她将提前准备的一袋易拉罐投入箱内,7秒后箱门自动关闭,箱底自带的电子秤自动称重,并把重量换算成积分,每500积分可以兑换一个垃圾袋。“如果觉得麻烦,居民也可以联系我们上门收废品。”小区垃圾分类专员林燕君说。“好嘞”便民服务亭不仅为居民家的废品提供了好去处,还免费提供Wi-Fi、茶水、书刊、维修工具、医药箱等便民服务,不定期开展文化娱乐活动,在给居民提供无偿便捷服务的同时也提高了居民幸福指数。  伴随垃圾分类而来的新变化,还有很多。  作为2017年度全省高标准生活垃圾分类示范小区,定海檀枫新苑设立了一个集科普性、趣味性、互动性为一体的垃圾分类科普体验馆,激发居民主动参与垃圾分类的乐趣;  定海玉兰花园每月一次的“垃圾分类课进小区”活动成为广受居民欢迎的固定“节目”;  普陀的山海华府、海景颐园玉兰园、滨海新境等小区,除了安装智能回收设备,还配备垃圾分类督导员,普及垃圾分类知识,提高居民垃圾分类积极性。  科技助力,垃圾“变废为宝”  据中国城市环境卫生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全国城市生活垃圾每年超过1.5亿吨,并以每年8%~10%的速度递增。全国688座城市(除县城外)已有2/3的大中城市遭遇垃圾问题。每年因垃圾造成的资源损失价值在250亿~300亿元。  粗略估算:  1吨废塑料可回炼300公斤无铅汽油和柴油;  1吨废钢铁可炼750公斤好钢;  1吨废玻璃能造出2万个500克容量的玻璃瓶。  这些不新鲜?再来看!“吃”进去的是废旧纸箱,“吐”出来的是瓦伦纸。  在定海工业园区,由本岛4家造纸厂合并而来、今年2月刚投产的浙江和泓环保纸业有限公司,用科技让垃圾“变废为宝”。  该企业在定海和普陀各设立了一个收购点,向废品收购人员回收废旧纸箱,年收购量可达25万吨。  这些废旧纸箱都被运往公司进行资源化再生产,年产瓦伦纸20万吨。“产品除满足本地水产企业、物流企业需求外,大部分供应外地,用于生产包装纸箱。”该公司副总经理应红波说。  传统再生资源回收企业,正从“废品买卖型”向“环境服务型”转型升级。  记者了解到,目前舟山市在工商注册的再生资源回收企业(含个体户)共194家。去年,舟山市利用各种途径,累计收集可回收物4万吨。其中,通过智能垃圾回收箱,回收500吨,占比1.3%。  借“创城”东风,舟山市乘势扩大分类覆盖面。  去年,舟山市新增和更换分类垃圾桶近7万只;智能回收等技术的应用,实现了溯源追踪。同时,通过推广使用“菜篮子”“布袋子”、开展“光盘行动”、限制一次性消费用品试点、“净菜进城”试点,限制了源头垃圾产生。  再生利用,让建筑垃圾有“归途”  垃圾是放错了位置的资源,也是最具开发潜力永不枯竭的城市矿藏。  在舟山市金科资源再生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科”),建筑垃圾也有“归途”,98%可进行再利用,实现建筑垃圾闭环资源化利用。  7月5日上午8时30分,“金科”装修软垃圾分拣中心,17名工人正在对装修软垃圾进行分拣。  他们要从一堆垃圾里,挑出可以回收利用的物品,比如,废旧编织袋、废旧塑料、废旧木料、废旧金属……“一天可分拣90吨,有70%可回收利用。”“金科”副经理陈斌说。  以废旧木材为例,记者在该企业生物燃料车间看到,分拣出来的废旧木料经破碎、粉碎、压缩后,变成了生物质燃料。  这些燃料可取代煤,为烘道和锅炉所用,减少环境污染,卖到市场上,价值也不菲。“每吨卖到800元到850元。”陈斌说。  废旧塑料经破碎、漂洗后,打包出售给全国各地的塑料制品加工厂;  废旧金属,经过拆分、归类、集中冶炼,可以重新制成金属材料;  废旧编织袋,可生产出再生颗粒的原料;  至于那些大件家具、床垫,在拆解出里面的木头、弹簧等可回收物后,压缩打包,运往团鸡山岛进行焚烧发电。  此外,混凝土、砖瓦等建筑垃圾,经破碎、筛分(去除铁、木等杂质)、再处理,“化为”再生骨料,用于生产路基、稳定层,以及制砖。  自去年5月投产以来,该企业已消纳处置建筑垃圾50万吨、大件垃圾5万吨。  下步,该企业将在机关单位、学校、医院、小区试点,通过“互联网+APP”模式,实现在线下单、上门有偿回收。  建筑垃圾回收制作而成的各种砖  垃圾分类即将进入“强制时代”我们准备好了吗  到2020年,国家第一批46个重点城市先行先试垃圾分类;垃圾分类“逼疯”上海人;杭州新的垃圾分类管理条例已提上日程……  根据《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实施方案》,到2020年底,舟山市城区生活垃圾分类覆盖面达到100%,且全部实施强制分类。垃圾分类目标已经明确。  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建设海上花园城市,垃圾分类刻不容缓。  然而,再生资源回收体系不完善,行业低、小、散,依然是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处理的短板。《舟山市2019年城镇生活垃圾分类行动计划》明确,继续实施源头减量、回收利用、制度创新、处置能力提升、文明风尚五大攻坚行动。  日前,《舟山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加快推进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建设的实施意见》出台,明确通过两年努力,舟山市城区再生资源回收体系基本形成。2019年,编制完成《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和资源回收利用中长期发展规划纲要》《舟山市再生资源回收行业发展规划》《舟山市城镇生活垃圾分类专项规划》,制度体系建设基本完善;培育再生资源回收龙头骨干企业若干家,年回收量达到5万吨以上;建设年分拣能力达到3万吨的分拣中心2座;大力实施人工回收站、智能回收箱和“互联网+APP下单流动回收三网一体”智慧化运行模式,城区居民小区、机关企事业单位、公共场所回收网点设置率达到50%以上,回收利用率达到38%以上。2020年,舟山市回收网点设置达到80%以上,年回收量达到8万吨;分拣中心数量达到3座,基本满足分拣需要;回收利用率达到45%以上。全社会垃圾分类意识明显提升。  蓝图已经绘就,号角已经吹响。  舟山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办公室主任徐显锋介绍,舟山市垃圾分类已经列入立法计划。根据市人大常委会制定的2019年立法计划的规定,《舟山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规定》被列入预备项目第三项。  舟山实施垃圾强制分类已经在路上。正在创城的舟山人 垃圾分类已成新时尚

责任编辑:www.11rba.com_下载中心社友网: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继续阅读

热新闻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
百站百胜: 富瑞:金山软件目标价上调至22.2港元维持买入评级 王思聪被限制高消费以后不能坐飞机出行了 全球生物制药巨头安进收购百济神州二成股份 鲍威尔将于14日在众议院预算委员会就经济前景作证词 基金投顾业务试点启动含嘉实华夏易方达南方中欧等 别再歧视女司机英报告称女司机比男司机违规少 注册给排水工程师挂证行情:1年10万起中介称无风险 货物转运商裕程物流递表港交所建泉融资独家保荐 河南郑州开通直飞日本大阪航线每周三班 PALADIN于11月14日耗资27.3万港元回购195.5万股 美企纷纷申请向华为供货美商务部长:超过想象 伊朗向核设施离心机注入铀气正式开始铀浓缩活动 新规将催生网络责任险巨大市场 英国双12大选非比寻常或成化解脱欧僵局的唯一途径 5G基站建设的烦心事:入场难、耗电多 金价跌至三个月低位招金矿业走低3%紫金矿业跌逾2% 高瓴在格力电器混改中胜出向管理层提出合作邀请 上海研发!全球17年来首款阿尔兹海默症新药获批 多位外国前政要发声:我们为何担心美中贸易战 北京今日北转南风2至3级最高气温15℃ 美团小程序终于来了,最大劲敌是百度? 中国移动董事长:将力争未来五年5G投资达千亿规模 北京大兴机场将极大补充东北亚市场民航资源 刘磊:房地产价格是金融周期里非常关键的变量 谁能拯救力帆?控股股东负债300亿已多次违约 央行:双十一网联银联共处理网络支付业务17.79亿笔 第十六届光博会首日集中签约11个项目金额近300亿 11月13日复盘:阶段性调整还有多久主力资金出击12股 天猫双十一总成交额2684亿元肯德基星巴克双双破亿 印度声称歼20机体庞大有鸭翼隐形性能不及印LCA战机 花旗:港银股票上行催化剂有限给予汇控沽售评级 贵人鸟5亿债券违约400亿“A股体育第一股”折翼? 蔡英文合照时有民众提前离开台媒:不是很给面子 海康威视两董事遭立案调查三A股公告披露揭晓原因 AirPodsPro坏了怎么办?iFixit:别修了几乎无法修复 互联网巨头区块链布局大PK:避免“硬磕”侧重各不同 天猫双11下沉市场展现新消费力量 恒大健康集团医疗发展中心总经理付豪发表演讲 宗校立:昨日美元突然反弹让人臆想连篇 时隔九年,吉百利巧克力重返中国 土耳其称逮捕巴格达迪姐姐她涉嫌与极端组织联系 王石:要说有什么后悔的地方,就是给家庭的时间不够 四问美联储降息:为何降息?有啥影响?中国咋应对? 拉夏贝尔深陷债务危机:累计融资达62亿钱都花哪了? 铁矿供需转弱短期可逢高试空 日本央行如期按兵不动但做了这个调整并大放鸽声 月日复盘 史上最猛MSCI重磅:2800亿巨资建仓A股中盘股最受益 周小川:人工智能会进一步加重收入的两极分化 私有化后飙涨????前无锡首富为华地国际 马明哲发表内部讲话:平安要清除一批害群之马 芯片市场回暖英特尔能否赶上获利“顺风车”? 最新出炉陈光明等八大爆款基金持仓大曝光 造成经济损失4.4亿吉林落马厅官王艺新获刑20年 万名科学家警告气候紧急情况:比预期更加速恶化 明年底北京将更新近2万辆新能源出租车 格兰仕:已就天猫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提起诉讼 渣打集团现逆市涨逾2%创16个月高位 官媒批CNN冷血提问:这就是你们所谓的普世价值 深圳管理人员回应公厕超时自动开门:是误会 野村:新城发展升至买入评级上调目标价至10.35港元 北京市场监管局:“双十一”网络促销不得先涨后降 法国总统马克龙访华还有个心愿:续租大熊猫 马里军营遇袭致53名军人1名平民死亡ISIS称负责 英国货车现39具尸体案:警方再逮捕一男一女 果汁茶“救场”香飘飘前三季净利润大增57% 东方锆业:龙蟒佰利受让公司15.66%股权 增资8年之后渤海银行补齐145亿实缴资本 裴丽莎:在WTO改革中中国的作用非常关键 宗校立:温故而知新美联储能否如期降息已成疑问 富森美破发价大解禁公司逆势玩“小贷” 3.4万亿巨头回家阿里巴巴最快明日在港招股 谷歌计划进军银行业务明年向消费者提供支票账户 高瓴接盘格力生波折:未获董明珠首肯股权激励为关键 林郑:感谢中央出台一系列惠及香港的政策措施 中美两国联合成功破获首起芬太尼走私案件 林郑月娥:将积极推广人工智能技术在香港的发展 新三板深改路线图浮现券商“冷板凳”业务预期转暖 实名乘高铁后“妈祖”持登机牌坐飞机 友邦保险香港业务第三季新业务价值录得双位数字下降 云南城投集团原党委书记许雷被开除党籍和公职 德国逮捕三名涉嫌策划恐袭的IS嫌犯或策划实施屠杀 新版产业结构调整目录出炉人工智能等获政策鼓励 豆粕探低回升多空分歧或加剧 国家邮政局:今年的“双11”旺季末端压力更加突出 “南京家长已疯”媒体:一刀切的减负不得人心 收评:北向资金流入40.86亿元沪股通净流入22.68亿元 李心草案罗某乾强被立案侦查曾称“没碰过她” 基金3季度持仓:股票类资产占比提升电子行业受青睐 “带货经济”行业数据:大部分月收入不到万元 铜市风险偏好改善 男司机穿高跟鞋开车被罚:我好奇嘛 我国茶园面积及茶叶年产量稳居世界第一 盛视科技闯关IPO应收账款激增成软肋? 银行普惠业务考核继续强化小微贷款利率可低于LPR 12项措施促进跨境贸易投资便利化 北向资金净流入73.90亿元 印度为何在关键时刻拒绝加入RCEP?学者这样说 湖南慈利一公司设备高空坠落致4人死亡 最被看好的十大港股:高盛升腾讯目标价至424港元 陈雨露:人民币金融资产的国际吸引力越来越强 林俊杰的病床被轮流躺用过针头被出售?医院回应 柯凯琳:研究显示到本世纪末温度或将增长三度 媒体:权力更迭很难让阿根廷走出衰退泥沼 河北查处违法违规房地产中介机构644家 网红带上万粉丝“薅羊毛”,逼得果农求饶 不满“同伙”被判罪成暴徒公然恐吓裁判官 诺奖委员会为彼得-汉德克辩护:他不支持法西斯 Uber盈利要等到2021年是什么拖累了共享经济? 印度原油进口降至3年新低石油进口格局发生重大改变 马哈蒂尔:东盟要团结应对贸易战,可以借鉴特朗普招数 为什么“炒股不如买基金”?5大真相来了 上海将尽快推出优化营商环境3.0版加大改革力度 外汇局:取消境内资产变现账户资金结汇使用限制 10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7.2%增长基本平稳 家电企业频陷维权之争存量时代谁在为知识产权卡位 健康险五大迷思:赔付快速攀升、重疾险占比过高... 腾格里沙漠再现大面积污染公司美利云或难脱干系 恒大造车拼了许家印考察零部件供应商马不停蹄 盛视科技闯关IPO应收账款激增成软肋? 12名男女聚集在酒店房间最后被警方“一锅端” 机构:57%人群倾向先买房再结婚颜值比车房更重要 新华每日电讯:扇贝再“跑路”资本市场岂能“儿戏” 申万宏源集团总经理人选终于落定 换首相!换议长!换议会!英国脱欧全靠“洗牌”? 海正药业:业绩、负债多重压力出售资产能否纾困 港澳办:香港暴徒当街火烧市民灭绝人性 俄罗斯女乘客获邀“开”飞机机长一旁指导 一加7TPro全面评测:90Hz流体屏+骁龙855Plus 弹劾案在众院通过美媒:共和党人无一倒戈 福州长乐区一幼儿园保育员针扎8名儿童已被刑拘 土耳其总统:将与普京讨论土俄协议执行情况 土耳其防长否认将购俄苏35战机还在想着F35 杜晓山:今年诺奖的争论与我国脱贫攻坚经验的思考 蔚来ES6碳纤维底盘商康得复材设备被拍卖康得新持股 日本吁美国在查明导弹掉落原因前停飞F-16战机 “王子”变“飞天”?茅台旧瓶装假酒价格相差十倍 中际旭创:拟出资3000万元参与投资设立5G产业基金 环球网:这篇稿子是付国豪写的 港元兑美元午后持续走弱贬值近100点 中泰证券:5G带动通信设备产业链提前分享行业红利 SensorTower:精灵宝可梦GO全球总收入突破30亿美元 瑞安38亿竞得上海青浦宅地总建筑面积17万平米 阿里巴巴或年内回归港股市场迎来新风向标 新白广城际铁路取得重要进展 华为5G基础设施准备进军东南 六大行晒前三季度成绩单日赚34亿元不良率齐降 东莞成珠三角经济增速 锦龙资金链疑吃紧:弃子公司优先购买权质押券商股权 我在一个换装游戏里,见识到了未成年人的小社会 药监局责令上海震海医用设备有限公司停产整改 罗永浩回应:已还掉3个亿左右锤子科技会继续做下去 死亡货车遇难者线索指向越南后越方开始加紧动作 央行党委会议:继续打好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攻坚战 石泰峰任内蒙古自治区党委书记李纪恒另有任用 第十四届中国保险创新大奖颁奖举行(附获奖名单) 胜捷企业非执行董事调任为执行董事 大都会人寿内控疏漏员工违法收罚单渠道转型在路上 印度最高法院判决1块争议多年宗教土地归印度教徒 中国兴业出售汕头商厦物业 特朗普:弹劾是一场骗局我没有任何过错 区块链概念爆发利好茅台?这并非调侃而是真的 36名日本人疑涉嫌电信诈骗在菲律宾被捕 腾讯15亿美元收购印度保险平台Policybazaar少数股权 替约翰逊洗白?BBC这段视频报道成“众矢之的” 越秀地产跌近3%跌穿多条平均线上月销售额跌四成半 北京银保监局:加强北京地区保险中介机构合规管理 安邦财险出清招行股票大家人寿、和谐健康仍持近10% 黄树贤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副主任(图) 拍拍贷更名信也科技中国第一家网贷平台撕去P2P标签 快讯:次新股早盘迅速走强神马电力等多股拉升 新华社:黄之锋们“反中乱港”必有代价 媒体滴滴限制女性夜间乘车是安全考量 多只白马股风险引爆密集踩雷部分已连续3跌停 微软老兵的23年沈向洋留下了什么? 人民日报:共建国际一流湾区粤港澳大湾区发展新格局 共享经济的三个新风口:医疗、办公与短租 腾格里沙漠又现大面积污染物?官方:正调查处理 上期所举办天然橡胶“保险+期货”精准扶贫 新闻观察:出台“地铁禁食令”让出行更文明 知情不报737系列又出状况波音还有多少秘密? 郭广昌:2016年就不看好P2P外滩金融中心不租它们 安徽等5省市旱情快速发展财政部下达救灾资金1亿元 美国产能扩张不停歇,OPEC似乎也退无可退了 沪指高开高走证监会主席详表深改方向 专家解读:全球投资者如何应对零利率环境? 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再度征求意见扩展健康险类别 吴清:上海将争取先行先试进一步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快讯:中芯国际三季度股东应占溢利增3.3倍股价涨4% 香港特区政府:“香港将在周末实施宵禁”系谣言 沪指低开低走标普500指数再创历史新高 陕西特岗教师社保遭拖欠学校:款项已到账将补缴 京东徐叶润:公司投入大量资源到区块链团队 伊朗布什尔核电站将迎新反应堆计划下周开始建设 这一主题火了:3个产品卖了200多亿投资了啥? 新版纳税服务规范11月1日实施 杀害浙大女生凶手终审死刑死者家属将追责景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