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77sbc.com_www.77sbc.com-【以“闲家”】

来源:彻底放飞自我!在自由搏击后邓肯又迷上了打猎  作者:   发表时间:2019-07-16 04:59:01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大学生参军值得吗?他们的答案是……#标题分割#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中国国防报》近日报道了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赶紧来看看吧。  我投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听3名宁夏籍退役大学生士兵讲述自己的故事  ■中国国防报记者 路波波  又是一年征兵季。随着征兵号角的吹响,不少在校大学生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当然也有些人对投笔从戎既憧憬,又心存顾虑,他们常问的一个问题是:“值得吗?”  这个问题,可由过来人回答。近日,宁夏军区对退役士兵展开回访,记者接触到不少退役大学生士兵,他们有的走入英雄部队,把英雄的基因融入自己的血脉;有的为多穿几年军装,放弃了大学学籍;有的大学毕业后辞去工作,只为圆那个绿色的梦……虽然各自经历不同,但他们在军营里的收获与感悟却惊人地相似:无悔当初的选择。  聆听3位大学生退役士兵的心声,那些还在为是否参军犹豫不决的学子们,或许会心动。选择面前,他们投了绿色军营一票,你呢?  李成旭  ——走到哪儿都是邱少云连的兵  人物小传:李成旭,2011年考入宁夏大学物电管理学院,2013年入伍,成为“邱少云连”三班的一名战士,2015年9月退役返校。  “我是邱少云连的兵。”这辈子,不管走到哪儿,我都这么介绍自己。  我从小就喜欢军装,热爱军营。考上大学以后,当兵的梦想更加强烈。前两次报名,都被家人拦下了,让我先把大学念完再说。大三时,正赶上第一次秋季征兵,人武部的人来大学进行宣传,于是我就偷偷地报了名,心里想的是:“再不当兵,就超龄了。”  梦想照进现实,竟是如此美妙,我不仅如愿以偿穿上了军装,而且幸运地被分到了英雄邱少云生前所在的团。  新兵第一课,就是参观邱少云纪念馆。新训班长齐士魁指着英雄雕像告诉我们,只有最优秀的兵,才能进邱少云当初所在的班——九连三班!  进邱少云班,为了这个目标,拼了!3个月新训,我如同打了鸡血一般:全旅百名新兵训练尖子比武,我名列前茅;新兵营组织“当兵为什么”演讲比赛,原本不善言辞的我拿到第二名。  我如愿以偿进入九连三班。三班的宿舍里,一直保留着英雄邱少云的床铺,每次全连点名,第一个呼点的就是英雄邱少云的名字。九连的战士走出去,自我介绍第一句总是“我是邱少云连的兵”。  在班里,我每天给英雄叠被子,感觉英雄就在身边;全班每次集体呼点英雄的名字,感觉英雄就在我们中间。这种感觉很奇妙,如同英雄的血液就流淌在我的身体里。  去年夏天,我随旅里奔赴数千里外的东北某地,参加跨区对抗演习。这次演习在我看来,与实战并无二致。参演官兵都配备着单兵模拟交战系统,中弹即身冒白烟,必须立即退出战斗。  演习中,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阵亡”,我却一直战斗到演习结束,击毙了10多个“敌人”。我坚信,优秀的战士,既能消灭敌人,也能保存自己。  可惜的是,从军两年,这样令人热血沸腾的跨区对抗演习,我只参加了这一次。去年年底,两年服役期满,我恋恋不舍地脱下军装,重返大学校园。  两年的从军经历太短,好想再去当兵。可即便只有两年,这段当兵的历史,也让我的大学生活变得五彩斑斓。今天,我即将毕业步入社会。不管走到哪儿,我都会这样介绍自己:“我是邱少云连的兵,军绿色是我的人生底色。”今后无论在什么岗位、面临什么困难,我都会时刻牢记,我是血管里融入了英雄基因的战士,永远都将一往无前,呼啸冲锋。  刘至宁  ——军营是我人生路上的磨刀石  人物小传:刘至宁,2011年6月毕业于烟台南山大学,工作两年后于2013年9月入伍,2015年9月退役。  有人问我,两年从军经历,感受最深的是啥?我回答说,当兵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即便已筯疲力尽,也要努力再坚持一秒。  2013年,我在烟台一家企业担任生产线管理员,工作稳定,收入也不错。当我辞掉工作报名参军时,有的朋友不理解,断言我一定会后悔。  刚到新兵营,严格的军事训练就给给我来了个“下马威”。单杠一练习是新训必修课目,我拼尽全力只做了5个,而及格线是8个,与班长王辉给我们定的12个标准更是差了一大截。一周后,班里的新战友一个个都达标了,只有我还在原地踏步。就连好脾气的班长也终于忍不住发火了:“还没拼搏你就主动放弃了吗?那你当不了合格的战士!”  随后的半个月里,我拿出拼命三郎的劲头,每天晚上做200个俯卧撑,抱着4块砖头做卷臂,直到胳膊没有知觉。白天一有时间,我就去单杠上吊着,两周下来,手上的血泡磨破了一次又一次,结成了一层厚厚的茧子。汗水没有白流,课目考核时,我不仅轻松地超额完成了一练习,还能做二练习、三练习。  当兵两年,这样的事经历了很多。军营如同一块磨刀石,磨去了我性格中的棱角,让我变得更加坚强。从军营回来后,我做事的标准高了,工作中容不得一点瑕疵。  去年年初,我应聘到一家汽车公司担任销售顾问。这个公司旗下有两个汽车品牌,需要掌握、背记的内容比一般4S店要多得多,交车手续也相对更加细致。上班不到两个月,正赶上车展,经理说:“你刚来不久,没有经验,记下客户电话交给老销售顾问做回访就好了。”我却不甘于这个标准,在做好经理安排的工作后,积极背记车型信息,协助老销售顾问进行汽车销售,短短一周就卖出去5辆车,是我们公司最多的。经理很是吃惊,拍着我的肩膀说,你是我们销售顾问中的一匹黑马。  从事汽车销售工作一年多以来,由于行业竞争越来越激烈,再加上业绩任务比较重,不少同事都因压力大,相继转行。我却始终牢记班长的话,只有拼搏过才有资格放弃。每个月,我卖出的汽车数量都排在公司前几名,还多次夺得销售冠军。  努力拼搏,做到最好,是军营赋予我的最宝贵的财富。今天,我要大声告诉那位朋友:生命里有了当兵的历史,一辈子也不会后悔!  王姣  ——部队给了我太多的收获  人物小传:王姣,女,2011年考入宁夏职业技术学院,同年12月入伍,服役于空降兵某通信团,2016年12月退役。  曾有人告诉我,世上有两所大学最能培养人,一所是高等学府,一所是火热军营。今天,如果只让我选择一所的话,我选择火热军营。  我从小就喜欢看军旅题材的影视作品,对军营充满了向往。大学新生军训时,一到休息时间我就找教官聊天,听他们讲军营里的事儿,当听到教官说部队特别苦但是特别锻炼人时,我参军入伍的念头更强烈了。  年底征兵时,我试着报了名,谁知竟在宁夏6000多名应征女青年中被选中,成为空降兵部队的一名女兵。  义务兵期间,我印象最深的是跳伞课目训练。虽说登机前已经过反复训练,体能、技能都已经达到要求,但是站在机舱口的那一刻,我还是心脏狂跳,仿佛蹦到了嗓子眼儿,看都不敢往下看,更别说跳了。在班长的反复鼓励下,我才咬紧牙关,闭着眼睛跳出了机舱。  两年义务兵期满,我面临着两难的抉择:选择留队转士官,就要放弃学籍;选择返校完成学业,就要离开部队。最终,我还是舍不得脱下心爱的军装,留队成为一名女士官。  2014年,我第一次带新兵,不仅要完成9个新训课目的训练,还要按照教学法要求进行认真备课。我记得特别清楚,那天是9月24号,第一批新兵到了,望着她们年轻稚嫩的脸庞,我仿佛看到了3年前的自己,于是下决心一定要把她们带成合格战士。新训结束时,我带的班训练成绩在新兵营名列第二,我也因此被团里表彰为优秀新训骨干。后来,我又多次担负带新兵、军训等任务,不但入了党,还被团里表彰为优秀士官。  去年底,我退役回到了家乡。从军5年,虽然我放弃了大学毕业证书,却取得了优秀士兵的“毕业证”。我坚信,有了这个“证书”,走到哪儿都不怕。由于我是中宁县近年来唯一的退役女士官,还为从军放弃了大学学业,宁夏军区领导和县里的领导对我都很关心,县人武部夏部长把我推荐到一家纺织厂担任高管。  人生两所大学,我失去了一个,却在火热军营里收获了更多。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仍然会选择穿上军装,无怨无悔。

编辑:www.77sbc.com_www.77sbc.com-【以“闲家”】

未经授权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
© Copyright © 1997-2017 by shenzhenrench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百站百胜: 还以为大英帝星=不成器?看英格兰怎么搞好足球的 切尔西自杀式轮休双核!遭保级队碾压争四险梦碎 台北地铁运量破百亿人次持电子票证进出算1人次 中信产业基金董事翟锋:把社会责任融入企业发展愿景 意甲-C罗缺席迪巴拉负伤00后金童3连斩尤文1-0 全球智能手机增长高于预测苹果iphone能否借机大增 2019年4月排期,EB-2、F1、F2B、F4继续给… 奥斯皮纳:宁愿留在那不勒斯打替补,也不回阿森纳 时髦又好穿江疏影用衬衫作内搭 格力突然停牌筹划控股权变更,董明珠会接盘吗? 威少三双乔治27+11雷霆连败首轮真要打勇士? 美银美林:国寿目标价升至27.07元维持买入评级 美债收益率为何跌得如此猛?或可从衍生品市场找答案 苹果押下史上最大胆的赌注但它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瑞银真的“爆买”A股?其实只是部分产品达到上限 恐惧如何影响你的身体,竟会大便失禁? 海底捞绩后续受捧股价涨近6%兼破顶 量子物理虽好,但有什么用呢? 韦德自曝能再打三年!他退役是因为该死的…… 博骏教育3月27日回购100万股耗资129万港币 愚人节行李箱被私生饭劫走吴宣仪无奈发博求助 这个120斤的姑娘爆红:我胖,但我美啊! 官宣!吉利戴姆勒组建合资公司国产smart品牌电动车 特朗普最近真是厉害了又拿下一场“重大胜利” 涉案近百亿“五行币”传销余毒:出书造手机助洗脑 紐約又雙叒上新展覽啦!拿上相機一起逛,隨手拍出大片感~ 连平:未来银行产品会更多元化以适应不同客群 麦当劳将不再游说反对提高最低工资 老卡特成NBA历史第5!再打一年吧!稳超斯托克顿 欧文关键2+1霍福德三双绿军胜韦德17分热火负 重估造车新势力:1700亿融资所剩无几淘汰赛将见分晓 东京奥组委揭晓残奥会火炬样式及圣火传递日程 中国显示产业摩拳擦掌拥抱5G时代 刘嘉玲参加慈善晚会,胸前的祖母绿项链成亮点! 鲁能客战天海海报:山逾海气势足目标取胜而归 互金平台资金争夺战开打!如何躲过多头借贷这趟雷? 这是什么操作?华为发文感谢苹果 陳吉仲:沒經農委會檢疫韓國瑜訂單貨出不去 2019年内亮相曝宝马全新X5M/X6M谍照 人们又爱上了泡面?统一、康师傅去年大卖323亿元 苹果Arcade游戏服务有新措施:将为独家游戏提供资金 博鳌论坛亚洲竞争力年度报告:“四小龙”分列前四 都挺好|巨婴男、直男癌、作妖父,这一家谁最让人失望… 情谊真挚习近平欧洲之行的五个小故事 诺天王赛季新高狂虐勇士!黑八的仇告别战清了 科尔抨击了当今联盟的一个风气!语气挺重的 韩国2月工业产出大跌2.6%远逊于预期 中超-于大宝失点后头槌破门国安1-0人和取三连胜 部分用户反馈第三代蝶式键盘依然存在失灵问题 吴鹏履新中国驻肯尼亚大使接替女大使孙保红 哈萨克斯坦外长:我们将再次兑现对中国的承诺 被疑参与胜利性招待事件高俊熙逐个回复网友澄清 俄出兵委内瑞拉后设立直升机训练中心协助部署S300 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去年亏损增八成品牌力持续衰退 有不用睡觉的动物吗?失眠很危险 新增1.8T华晨中华V7新车型上海车展亮相 与标致、雪铁龙等并网销售DS高端形象会否受损伤? Lyft大火,但即便投资的基金也不看好网约车长期前景 张栋梁回来了!亮相新剧发布会被赞最帅的男人 如何预防下一场危机?博鳌论坛排查金融风险潜伏点 汇丰:维持海通国际买入评级目标价降至3.7港元 球哥频繁脚踝伤赖谁?美媒直言是他们家的锅 少见“75后”省城区委书记拟跨省升正厅 曼联小心!吸血鬼又出洞了要把博格巴送到皇马 洛杉磯第33屆馬拉松參與人數衝上美史第四 真正再年轻一回试驾雷克萨斯UX260h 张碧晨因“出轨”被谢娜封杀?二人深夜互动澄清一切 2019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年会将于4月1日在京举办 盯着手机不理伴侣算家暴?莫把法律概念扩大化 阿道夫再陷产品商标之争商家称由于品牌过于畅销 海通证券去年少赚四成派末期息15分 日本票房:《多啦A梦》连冠《大黄蜂》首映第四 剑桥大学也认中国高考成绩?他们出手比你想得还早 欧文关键2+1霍福德三双绿军胜韦德17分热火负 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谈智能制造:加快部署数字化智能 王拜會馬交換意見沒談選舉 3打1被血帽上空篮不沾筐谜之于德豪被弃用2节 dailynewsus-waptech",id:"",cType:"col 前6投全中!他导演火箭27分大胜+34太恐怖了吧 继“重返亚洲”后美国又要“重塑中亚”了 德银:无协议脱欧概率大增看空英镑 漫威宣布《复联4》中国首映礼安排:4月18日举办 胡歌肖像权姓名权遭商家侵犯委托律师发声明维权 威少三双乔治31分海王25+12雷霆逆转胜步行者 卡迪B发起诽谤控诉对方曾多次散播谣言玷污名声 洛杉矶强制共享滑板公司提交定位数据以便展开规划 为什么说苹果还做不好内容服务? 台当局封锁介绍惠台政策网站台办:与台民众利益对立 曼城大佬放话买强人瓜帅打造最强阵容统治英超 探索再创新上汽π柴油机首次公开亮相 小鹏汽车6城服务中心开业年内将建立34个服务中心 欢瑞副总裁发文证实李易峰合约到期:感恩曾相遇 巴西这球踢得真郁闷!2中门框对手进球明显越位 麦蒂基德老巴里!哈登连超仨名宿38分只用22投 想到粤港澳大湾区买房?先读懂9城限购限贷政策 蔚来汽车早盘大涨4%此前称国家补贴下降后不会涨价 梅西得1新辅助!最贵之人由此激活卖他就亏了 美副总统指示NASA5年内再登月对承包商波音猛烈抨击 人民币汇率创去年7月以来新高外贸企业注意结汇风险 脸书涉歧视遭起诉:允许住房广告设定受众种族性别 俄军机降落委内瑞拉又一“古巴导弹”危机要来? 欧盟:英国无协议脱欧可能性上升已准备好应急措施 女友没出钱,还想在房本上加名 官宣!吉利戴姆勒组建合资公司国产smart品牌电动车 韩国瑜强烈支持“九二共识”深圳高雄签2亿订单 麦当劳完成20年来最大一笔收购未来用算法定制菜单 树中美合资企业的典范凯迪拉克品牌空间启用 摩尔还未获得正式提名便开始拆台呼吁降息50个基点 离别“哥哥”张国荣16载,人间4月又重来…… 5个小技巧让练胸无果的你早日拥有厚实的大胸肌! 皇马从巴萨虎口夺食!秘密搞定巴黎妖人接班魔笛 22岁中国留学生在加拿大遭绑架女友目睹全部过程 美股下跌对A股有何短期和长期影响? 穆里尼奥:没有因为失业而难受我想今夏重新执教 美航飞行员呼吁审批波音737Max软件更新时勿操之过急 张卫健透露结过3次婚曾与张茜偷偷注册登记 名宿:齐达内不该买阿扎尔他该挖这位英格兰帝星 美联储Daly:达到2%通胀目标是维护联储公信力的关键 2000名天普大学师生紧急接种疫苗 苗族寨子“神秘”塌陷:中铝贵州分公司负不负责? 网贷监管新信号上海要求行业余额数量削掉半壁江山 齐祖和皇马主席起争执!买人这事到底该听谁的? 苹果供应商日本显示器计划本周筹资9.9亿美元 ?媒体评“流浪汉爆红网络”:流浪的大师流量的疯子 王思聪当伴郎惨遭伴娘团折磨,喝了陈醋还要被撕腿毛 信息安全研究员:华硕内网密码在GitHub上泄露 利洁时?桂龙药业砥砺三十,逐梦未来! 《我们的师父》被指抄袭韩国首集8处相同7处不同 吸毒男无证驾车去办驾照:曾因吸毒被吊销驾照 西门子总裁兼CEO:改革开放四十年不断融入中国社会 挖野菜大军涌入公园工作人员:浇野菜用的是中水 邓紫棋回应蜂鸟起诉强硬喊话:绝不退缩,法庭见 索索肯:柬埔寨是尝试、开放、透明来接受技术的改变 嘴炮故技重施声称将退役或因UFC拒绝分享股份 反击美国指控华为聘请华盛顿公关公司 泳坛频上演“殇”离别孙杨一番话为何引人深思 借助华为他们终于出了对美国的怨气 新能源车,请开始你的裸泳 不只農漁民韓國瑜:更要照顧中小企業 药明康德升逾3%破顶兼晋身红底同系药明生物扬3% 第六批在韩志愿军烈士遗骸4月3日回归祖国 招商证券:新能源补贴新政出台小企业可能就此消失 通过学习微信Facebook想要挑战美元的全球地位? 刘雅鸣拟为河南日报报业集团总编辑人选 农业银行2018年归母净利润升5.09%至2027.8… 《歌手》吴青峰挑战京剧与说唱笑称:我是数来宝 潘玮柏罗志祥现身西门町粉丝兴奋留言想偶遇 郑敏强任浙江金华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因徐灿看上了一个队!361度成M23职业拳击赞助商 2019年清明节假期港股安排:4月5号港股休市8日开… 切尔西强硬警告妖星:不续约也走不了死扛到底 娃哈哈跨界做智能机器人宗庆后:体力劳动无人愿做 贝索斯偷情短信曝光幕后者是沙特?或入侵贝索斯手机 老公做空中飞人杨紫琼自曝每天通话五六次 中国太平升逾1%去年多赚逾12.2% “女儿11岁,怀孕5个月”:我拼命保护的孩子,却毁在性… “通俄门”调查川普终获“清白”?事情没那么简单…… 快讯:张忆东看多4月恒指大涨1.14%华润置地涨近5… 逆转?李小璐为灾区寻人获赞,网友:愿善良都被温柔以待 足球+科技擦出不一样时尚火花打造运动新生活 脸书存储6亿个没加密用户密码公司员工都可查看 周立波妻子素颜旧照曝光,不化妆时原来她长这样! 一个被“炮损”苗寨的“搬迁”僵局 阿道夫再陷产品商标之争商家称由于品牌过于畅销 王心凌方回应疑似整容:被刻意撷取表情角度 韩国瑜访“港澳深厦”:收获满满前景可期 绿地重磅发布四大公寓品牌助推长租领域 应对英无协议脱欧欧洲央行行长:企业该做准备了 GooglePlay商店下架“性向转变”治疗应用 NCAA-爆冷!头号种子北卡不敌奥本大学止步16强 猎聘2018年全年收益12.25亿元同比增长48.6… 袁立领证结婚?她曾跟张怡宁老公交往12年,为洋老公流产 天主教教皇:梅西很棒但称他是上帝是对神的亵渎 据悉沙特阿美接近以700亿美元收购SABIC多数股权 武磊做的是对的队友追星梅西这一举动遭痛批 英国脱欧危机深化议会第三次否决了首相的脱欧方案 楼市初春:想买房得拼手速?投资客看到了机会 他扑扑扑却救不了滑向深渊的天海这声怒吼多不甘 Airbnb向印度连锁酒店Oyo投资逾1亿美元 上交所受理传音控股科创板上市申请 紐約渡輪將再新增兩條新航線,連接史坦頓島和康尼島 傅颖为穿贴身裙饿到失眠剪短发出席活动 长安CS15EV400上市补贴后售价8.98-9.8… 吴尊5岁儿子Max眼睛留黑疤忧心回应:已经3年了 “火烧赤壁”准备一年有余航拍镜头耗18万资金 美股牛市长跑继续,但隐忧浮现 烘焙第一股克莉丝汀去年亏损增八成品牌力持续衰退 高盛:远洋集团目标价降至4.6元维持买入评级 墨西哥要求西班牙为殖民暴行道歉西班牙:拒绝 爱旅游爱健身这位漂亮博主让人眼前一亮! 中方叫停加油菜籽进口驻加使馆:符合国际惯例 《歌手》突围赛龚琳娜原调演绎《青藏高原》 日本4月1日将公布新年号这两个汉字让他们很纠结 冰壶世锦赛中国男队连遭偷分首战4-9不敌瑞典 耻!皇马足篮球遭巴萨全面碾压单赛季被巴萨7杀 央行重拳打击电信诈骗贩卖银行帐户后果很严重 心疼!他跟诺天王开玩笑而2周没说话还被交易